旅游咨询热线 0793-2189189 2407066

首页> 文化三清山 > 古代诗词

海瑞朝三清

2016.12.09来源:本站阅读:270
    三清山三清宫大殿前有一面大鼓, 鼓面原来是用牛皮蒙的, 后来改用了夏布, 改换的原因不是因为牛皮朽了不能用, 而是因为海瑞上三清时斗败了太上老君所致。 


   传说明朝嘉靖年间, 海瑞奉旨到严州府的淳安去赴任, 路过玉山县三清山东麓的金沙时, 看看天色已晚, 便挑了家村店, 歇了下来。 他早就听说三清山是有名的道教福地, 素有江南第一仙峰之称, 心想既已到此不妨上山观赏一番, 当下向店家打听上山之路。 店家告诉他, 要朝三清, 必须做到三件事:一, 斋戒三日; 二, 更衣沐浴; 三, 不吐秽语。 否则将遭老君怪罪。

  海瑞依店家所言, 斋戒沐浴后, 第四天便穿朝衣足蹬朝靴, 坐上官轿, 命轿夫抬了朝山上走。 谁知轿子到了“千步门”, 竟上不去了。 那轿子刚才还是轻飘飘的, 这会儿却沉甸甸的象一座小山, 压得轿夫们连腰也伸不直。 偏偏这千步门的石阶又陡又窄, 轿子到此处, 上又上不去, 下又下不成, 歇又歇不得, 直急得轿夫一个个叫起苦来。

  海瑞听到轿外喧嚷, 探头问:“怎么不上去?”轿夫说:“海大人, 上不去啊!”

  “怎么上不去?”

  轿夫苦着脸说:“轿子刚才还是轻轻的, 这会儿却沉得象一座山, 压得小人们双腿动弹不得!”

  “啊, 竟有这等怪事?”海瑞听了, 不由沉思起来。 他记起店家的话, 心想:难道 我有什么斋戒不清之处? 忙低头将自已周身上下看了个遍, 最后看到脚上, 发现自已的靴子是用牛皮做的, 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当下脱了朝靴, 换上布鞋, 命轿夫起轿。 说来真怪, 轿夫顿时觉得肩上轻了许多, 不一会儿一行人便到了三清宫前。

  海瑞默默焚过香后, 开口道:“老君呀老君。 人人都说你神示灵验, 戒律森严, 今天看来倒不尽然, 我这朝靴是当今万岁御赐的, 为何穿不得? 你殿上那面大鼓, 岂不是用牛上蒙的吗? 你是三清通天教主, 位尊仙班, 谁料你的许多清规戒律却原来只用于苛求别人、宽恕自已, 难道不怕世人效仿你而败坏品性道德吗?”

  海瑞话音末落, 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 又觉脚下一震, 回头看时, 只见殿前那面大鼓已滕空而起, 牛皮鼓面在斗宽中“哗”地炸裂, 那鼓从山上骨碌碌直滚到山下的一条长岭上。 立时变成一个巨大的石鼓, 立在那里。 这条岭, 后来就叫“石鼓岭”。

  海瑞见此情景也大惊失色。 众道士和朝三清的善男信女更是吓得个个目瞪口呆, 惶惶不安, 都说老君盛怒之下虽炸了鼓, 发泄了怒气, 但恐怕也不会放过海大人的。

  这话倒也当真, 这一天, 太上老君刚和灵宝天尊罢棋, 要回兜率宫去。 路过三清山时, 正听见海瑞斥自已, 气得胡子翘起, 双手打颤, 他暴跳如雷, 便毁了鼓, 咬牙切齿地诅咒道:“我倒要看看海瑞有多大能耐!”

  却说海瑞朝罢三清, 带领众人马不停蹄直奔严州正值酷暑, 严州府又偏偏百日末雨, 沿途井涸塘干, 找不到一滴水喝, 海瑞一行人等个个口干舌躁。 太上老君在云头看得清楚, 心里暗暗高兴。 他狡黠地点点头, 用手一指, 路旁立刻了现一丘结满大西瓜的瓜地。 老君自语道:“哼, 我倒要看你海瑞摘不摘!”

  海瑞手下人见前面一片西瓜地, 当下笑着叫着, 争先恐后朝瓜地奔去。 海瑞见状, 忙喝道:“都给我回来! 你们不先问问瓜主是谁, 就想去摘瓜了?”于是他派人寻找主人。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 派出的人回禀说主圆几里地内连一户人家也没有。 大家一听, 又苦苦哀求海瑞允许他们摘瓜。 没奈何, 海瑞只得让他们摘了几个, 却在每根藤上挂十五个铜板, 作为买瓜钱, 然后才和众人吃起瓜来。

  太上老君见找不到海瑞的岔子, 又白白送了许多大西瓜, 心中又恼又气, 顿时又生一计。

  海瑞一行赶了一天的路, 傍晚走近一片山林。 翘首望去, 这山林绵延没个尽头, 附近又没人家居隹, 到哪儿过夜呢? 海瑞正犯愁时, 忽闻山沟里有鸡叫的声音, 便领众人循声快步而去。 山沟里果然有一户人家, 但这户人家只有母女两人。 海瑞觉得不便借宿, 正迟疑间, 女主人却先开口了:“大人是想要借宿吧? 请进来吧。 我母女自隹一间, 不必过虑。” 海瑞见手下实在走不动了, 只得信了下来。 他侍下人们睡下后, 便就着油灯看起书来。 到了半夜, 忽然有人来敲门, 海瑞问是谁, 门外一女子娇滴滴地应道:“大人, 是我呀!” 海瑞认定是女主人的女儿, 便问:“不知有何吩咐。” 只听那女子道:“母亲叫我替大人送茶水来, 请大人开门吧!”

  “夜半天凉, 我不口渴, 多谢你们照应了。” 海瑞一口回绝, 仍旧低头看书。 过了一会儿, 那姑娘又来敲门, 说是来给海瑞添灯油。 海瑞说灯油尚足, 也末开门。 谁知过了半个时辰, 那女子竟自已破门而入, 来到海瑞跟前。 海瑞忙站起身, 不悦地责备她:“你怎么自已进来了?” 女子笑嘻嘻地说:“我来了两次, 你都不开门, 只好自已进来了。”

  “有什么事, 快说快走。”

  “我知道你是去严州赴任的海大人, 只因你一人看书, 很是寂寞, 特来相陪。” 说罢, 将纤手搭在海瑞肩上, 媚态可掬。

  海瑞并不为所动, 推开姑娘, 斥道:“太放肆了! 你一个女儿家, 竟如此不知羞耻, 成何体统!”

  那女子也不生气, 依旧笑嘻嘻地说:“哎呀海大人, 你们为官的三妻四妄还不嫌够, 还要出没于烟花小巷, 今日是我自送上门, 还怕什么, 又无人知晓, 你何必发怒呢?”说着, 又朝海瑞依偎过来。

  海瑞气极了, 正色道“无耻!竟敢说出如此污秽不堪入耳之言!”他一声猛喝,“来人!将这下贱女子绑了!”手下酣睡之中被搅了好梦, 怨气正无处发泄, 当下不由分说便那女子绑了起来。 海瑞又令手下人将她推出门重责四十大板。 手下人提了棍棒朝那女人便打。 一棍下去, 只听得“嘎”的一声, 只见一棵小树补拦腰砍断, 身后的房子也倏然间变成了一个岩洞, 待寻那女子, 哪儿还有踪影, 众人大惊。

  海瑞刚步出岩洞, 便听见空中传来一声赞叹“啊呀, 好一个海瑞!” 忙抬头看时, 只见太上老君端坐云头。 海瑞跪拜道:“老君有何指教?” 老君连拱手:“不敢当, 不敢当! 海大人真不愧是文魁星下界, 老身算折服了!” 海瑞再拜时, 太上老君已化一缕清风不见了。 这时海瑞才明白白天瓜地试探和方才女色引诱全是太上老君欲图报复的诡计, 心中不免暗暗感慨:“神灵仙家也图报复, 可见世间做人更难?” 遂取来纸笔, 题了一联, 命手下人送往三清山, 请名匠刻在三清宫大殿的石柱上。此联上联为“一统大明祝祚于百世千世万世”,下联为“三大无极存道气于玉清上清太清”。

  自此, 殿上新置的大鼓也改用夏布蒙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