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咨询投诉热线:0793—96373    三清山行政服务中心投诉咨询热线:0793—5292373

首页> 文化三清山 > 神话传说

“建文帝”曾在三清山藏身

2017.09.15来源:本站阅读:644

到达三清山脚下时,当地旅游局的一位领导宣布,给我们安排了一个特别的活动环节:请一位退休干部,曾经担任玉山县旅游局局长的官涛先生,给我们揭秘一桩跟三清山有关的历史谜案。当时,这位官涛先生跟我们照了个面。看样子,是个讷于言的朴实之人。

乘索道上山,又攀爬了约两小时,到达三清山名胜区中部的高山盆地“三清福地”时,官涛先生突现天降一般出现在我们面前。说实话,他的自我介绍不太讨巧,“官员的官,锦涛的涛”,跟他的拙朴面貌与言语风格很不和谐。但是,进入正题之后的讲解,即建文帝朱允炆曾经在三清福地一带藏身的种种证据,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到他结束揭秘的时候,几位名博,尤其是“梨花教主”赵丽华已经彻底被他的考证折服,对其建文帝曾藏身三清山的说法深信不疑。

官涛先生关于建文帝曾藏身三清山的探究始于多年以前,早在2006年,媒体即已报道过他的探究成果。《旅游局长称破解建文之谜,朱允炆藏身三清山羽化》,这篇由新华社驻南昌一位记者发出的报道,有多家媒体作了转载。官涛先生并未因此停止他探究的步伐,退休之后,仍然屡次登上三清山,进行实地考察。官涛先生建文帝曾藏身三清山的“证据”很多,有一些网上能搜索到,有一些可能是他的最新探究的结果,网上搜索不到。这里为了方便朋友们阅读,选择其中一些我认为较有趣味的证据,罗列如下:

三清福地的道教建筑物,大多为微缩小殿、小庙,这与建文帝当时财力不足有关。其殿堂虽小,但规制未减。进入“三清福地”之初,路边有一座小型石质庙宇,额题“九天应元府”,取自雷神道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供奉雷神。但官涛先生认为,其中“应天”二字大有文章,或许暗指应天府南京。三清福地中,有自称三清山开山之祖的道士王祜(1423—1515)的坟墓。坟墓的位置并不符合“左青龙右白虎前宣武后朱雀”的风水观念,在三清福地的位置并不理想,据说墓前平地的石墙就屡被雨水冲垮;形制上,王祜墓也远远不及另一处陵园——明冶山詹碧云藏竹之所。开山之祖,甘愿葬身次要之地,形制不敢超越不远处的一座陵园,足见那处陵园主人不会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等闲之辈。

王祜墓附近,路边岩石上刻有“方豪上”三字,暗藏建文帝的复国信息,其中“方”指因拒绝为朱棣登基草诏而被灭十族的大臣方孝孺。一座小型石庙宇前石香炉上的款识“弘治丁巳”,暗指朱允炆,因为朱允炆生于“丁巳”年。一处地面岩石被简单刻成鼠身上附一小龙,表达的是报复之意:龙镇压鼠。朱允炆属蛇(小龙),朱棣1360年生人,属鼠。三清宫前牌坊上的一幅石刻对联,“云路迢遥入门尽鞠躬之敬,天颜咫尺登坛皆俯首之恭”,“天颜”用于指帝王的容颜,而当时三清宫住持詹碧云正好身处咫尺之地。三清宫大殿石柱楹联,“一统大明祝皇祚于百世千世万世,三元无极存道气于玉清上清太清”,传说是建文帝隐身三清山时所题,口吻符合。

三清宫大殿门前的“清静”方形水池底部有一条石龙,整个构成“囚龙”之势,囚龙两须,跟朱棣画像有两撇长须相似,囚龙四爪,合乎朱棣排行——老四。“明冶山詹碧云藏竹之所”,詹碧云就是朱允炆的化名,“明治山”暗指曾经治理过大明江山,“藏竹”并非藏着书册典籍,“竹”谐音“主”,即皇帝。整座陵园的建筑,处处体现出九五至尊的意思,建筑风格与南京的明太祖皇孝陵十分相似,实际上是暗藏让人瞻仰曾经治理过大明之人的意思。陵园东北侧,一处山岩上刻有“螣冈”二字,螣即蛇,民间又称小龙,不但与朱允炆属相(朱允炆出生于1377年,农历丁巳年)一致,也跟他即位时年仅21岁可谓“小龙”相符。

不得不承认,官涛先生的探究是引人入胜的。但是,正如明史专家方志远先生所指出的,根据道教古建筑景观、摩崖石刻、石雕、楹联、景观景点命名、民间传说等,推测建文帝曾经隐居并埋葬于三清山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还需要漫长的考证,更有力的证据,例如詹碧云坟墓中的衣冠与尸骨,寻访王祜的后人。

我对明史对建文帝都没有研究,只能从研究方法上作一点判断。我认为,官涛先生的探究,基本上是结论先行,一切的证据都只是为了证明这个先设的结论。这样很容易出现两个偏差:一是选择性证物,有利于证明结论的证物都被注意到,提出来,而不利于结论的证物统统被隐藏,被忽略;二是证物的附会理解,证物本身原本并无深意,但结论在先的探究者,往往发挥想象力,深加挖掘,以证成其说。听完官涛先生的揭秘,我跟若干相信他的揭秘的同行者说,不能轻易相信。我举“邻人窃斧”故事为例:当他怀疑邻居偷了他斧头时,邻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像是偷他斧头的人;他后来在山中找到自己丢失的斧头后,邻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再像是偷他斧头的人了。我说,官涛先生正处于怀疑建文帝藏身三清山的阶段,因此,在他眼里,一切的迹象都会指向建文帝就在三清山。

关于建文帝,由于他是历史上少有的被叔叔夺去皇帝宝座的人,夺他宝座的人又是赫赫有名的明成祖朱棣,而且,史书中关于他城破后下落的记载含糊不清,矛盾百出。因此,很能拨动人们的心弦,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争论不休。关于建文帝的下落,我有如下三点意见:

一是,朱棣登基,朱允炆即使没有烧死,他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作为皇帝,他死了。即使他的身体以僧道作掩护侥幸活着,也迹近行尸走肉,无关国计民生,无关历史进程。加上明成祖朱棣的有意销毁、删改记载,制造迷雾(派人到处寻访建文帝,有可能是为了制造朱允炆未死的假象,以免落下残杀亲侄的恶名),真相已经不在人间了。因而,建文帝藏身何处,目前看来,没有太多学术研究价值。

二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朱允炆心地仁慈也好,朱棣为人果敢有谋略也罢,他们都是几百年前的古人,他们的争夺死活,对我们而言都只是历史故事。看个热闹,借古人酒杯浇自家块垒,掬一把同情的眼泪,泄一下胸中的不平,均无不可。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建文帝本人,都已经“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了,我们有什么必要还在为他宝座的丢失,耿耿于怀、斤斤计较呢?

三是,一处名胜,是需要故事的。有关美丽女子的故事,有关风流才子的故事,美丽女子与风流才子的爱情故事,有关皇帝的故事,有关皇帝倒霉落魄的故事,都是我国人民喜欢听的故事。因此,这些故事对于宣传名胜,对于发展旅游业都有着巨大的作用。像官涛先生那样(早在官涛提出建文帝藏身三清山之前,上饶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黄上祈出版的著作《三清山道教文化考略》,其中《明代建文帝失踪之谜和三清山追踪》一文,已经对建文帝可能逃往三清山,隐居玉山境内,作了一些猜测和推断),用十几年时间去探究一处名胜与落魄皇帝的关系,讲出许多引人入胜的情节,对于三清山,对于江西旅游业都是大有益处的。换言之,官涛先生的探究可能没有多少学术价值,但是可以惠及当地旅游业,惠及当地民众,有一定的经济价值。

对我而言,游览三清山,听官涛先生讲建文帝在三清福地的故事,是一种相当有趣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