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咨询投诉热线:0793—96373    三清山行政服务中心投诉咨询热线:0793—5292373

首页> 文化三清山 > 神话传说

古丹井的由来

2017.05.25来源:本站阅读:203

在三清山天门峰下,宋代三清宫旧址前有一口古丹井,这里是高山之巅,海拔1530米,四面多为悬崖千仞、深渊万丈。而这口古丹井却能清泉常满,终年不涸,水色澄清,质纯味甘。至今仍供万千游人饮用,取之不竭。饮后使人感到清心明目,疲乏顿解,一涤尘烦。因此,“不饮丹井水,枉来游三清”成为香客游人的美谈。

三清山旅游

要问这古丹井的由来,确实是来头不凡。那是东晋时代,著名道教理论家葛仙翁炼丹遗迹。葛仙翁名洪,号稚川,江苏句容县人。原是三国时从左慈学道的葛玄之孙,曾留传有《上清》、《三洞》、《灵宝》等经录。葛洪继承祖传道教理论和医药学,炼丹秘箓,精心悟解,不断实践,著有《抱朴子》一书传世。他的炼丹术已为英国著名专家李约瑟研究,写成专题科学论著,刊登于英国皇家大百科全书,引起世界哲学领域的关注。

葛洪原在杭州紫云洞初阳台结庐修道。因那里人烟稠密,干扰清修。在一次云游中发现三清山确是人间难得的仙境,便带领两位得力弟子,一个叫明月,一个叫清风,携带一应用物来到三清山结庐炼丹。

这一天葛洪与明月、清风上得山来,站在天门峰上举目四望,只见奇峰罗列,古松参天,云生幽谷,雾锁瑶台,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好一派仙境风光也!”

清风明月也佩服仙师的选择,这的确是天上人间难得的福地洞天。不过这山头上既无道观可供栖身,又无池井可供饮用,连生存都有困难,怎么能长期住下修道炼丹呢?两个人心里虽有这想法,但他们心里都有个信念,在葛仙翁面前没有翻不过的山,过不去的河。一切遵照仙师旨意去做,准能成功。两人一片忠诚的心是无可非议的。

葛洪踏看多时,指着天门峰下一片松林盆地对明月、清风说,你二人看见没有?这里背倚九龙山,面对玉京峰,左有青龙蟠绕,右有白虎拱卫,我们就在这松林里结茅为庐,凿井引水。说罢就带领明月、清风二弟子进入松林,解开背囊,拿出应用工具,一齐动手干起来。

这明月、清风两人,不仅武功纯熟,膂力过人,飞檐走壁,翻山越岭,矫如猿猴,什么行当都拿得起,放得下,成为葛洪得力助手。

不消一日功夫,一座青翠碧绿的松林茅庐就盖起来了,古松为栋,山竹为椽,编茅为屋,结荆为篱,很像个样子。明月、清风谦恭地对葛洪说到:“请仙师给这个庐舍赐个名吧!”

葛洪笑捻长髯,随口答道:“就叫做碧蓬宫吧。”明月、清风对仙师这一命名连声赞好。当晚师徒三人就住进碧蓬宫,用葫芦取来山涧里清泉水,吃些干粮,洗漱一番,整顿衣冠,照例是参星拜斗,吐呐引导,打坐练功,一宿过去。

住的问题解决了,剩下一个大难题,炼丹用水怎么办呢?第二天一早,葛洪就带领明月、清风到四周察看,选择开凿丹水井的地点。这件事不比搭茅棚那么简单。凿井首先要有地下水这一先决条件,还要懂得山脉走向,泉眼所在,才能打出水来。可是这里地处高山之巅,到处是花岗岩,周围峭壁千仞,深渊万丈,哪里来的地下水。在这里凿井引水,除非是神仙,所以明月、清风深为仙师担心。

葛洪踏看回来,坐在碧蓬宫前一块石头上沉思不语,好久没有说话。明月、清风不敢惊动仙师。只是心里着急。忽见葛洪仙师笑着把腿一拍,说声“有水了!”明月、清风赶紧问仙师水在哪里?葛洪指着眼前花岗岩说道:“水就在脚下!”

明月、清风听了仙师这句话。四目相视,面面相觑,微笑而不敢说出来。二人心里想道:“仙师啊,仙师,难道你真的神了,这花岗岩地面坚硬如铁,哪里来的泉水?”

葛洪深知两个弟子的底细。谈经说道,他们讲得头头是道,吃苦修炼,他们毫无动摇,可有一点不足之处,就是还不能悟彻道家妙理,不能把握天、地、人之间的玄机。他俩忠心耿耿,从师学道多年,何不借此机会点化他们一番,把他们的道学引导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境界。葛洪考虑到为人师表的职责,就借此来考核这两个弟子的道学根基了。

葛洪先问明月:“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经义作何解释呢?”

明月恭敬地答道:“天下万物生于看得见的‘有’,而看得见的‘有’又是生于看不见的‘无’,这就是《道德经》中‘有无相生’的妙理。”

葛洪点点头,又问清风道:“既然看不见的‘无’能生出看得见的‘有’来,那么,我们现在正是要从这看不见水的花岗岩中凿井,打出看得见的水来。你能讲出它的道理吗?”

清风想了许久,红着脸答道:“弟子实在讲不出来。还请仙师指点迷津!”葛洪再问明月,明月也说不出道理来。

葛洪耐心地说道:“既然你二人都说不出此中道理来,那么我现在说出这石头里确实有水的道理来,你二人也未必全信。先让我们动手凿井,打出水来之后,再补讲这‘有无相生’的妙理,岂不比坐而论道更好吗?”

明月、清风听了非常赞同,一来可以证实仙师道学功力;二来从事实中学到的东西比书本上实在得多。于是师徒三人齐心协力动手凿井。星移斗转,日往月来,千锤万凿,不辞辛苦,吃尽人间千般苦,为求灵泉石中来。古语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眼看凿到七七四十九天了,井深已达九尺,这一天,忽然清泉喷涌,丹井水满。师徒三人好不欢喜。恰好明月当空,星光灿烂。师徒三人坐在古松下大石上,一边品尝这清洌甘甜的丹井泉水,一边讲述这存在于天地人间的道家妙理。

葛洪于月光下盘膝而坐,手捻银髯,笑对二弟子说道:“这‘无’虽然是看不见的,但它却已寓于诸‘有’之中。从表面现象上看,此地到处是坚硬如铁的花岗岩,哪里会有水呢?但仔细观察这花岗岩不是天衣无缝的,而是呈网络状断裂。裂隙纵横交错,不仅含水蓄水,而且能够循石脉流向低处,这井恰好是在山顶盆地的低处。周围有万千古松乔木及千年落叶覆盖,将大量的雨水蓄积保存,不使流失。加之这里地处江南,降雨量多,不断补充裂隙水,随着气温变化,水分蒸发,云雾蒸腾,遇冷空气又降落为雨,形成了江南高山雨日多的大自然良性循环。所有这一切,都成为这丹井水无穷无尽的天然源泉。所有这些看得见的‘有’,都已蕴藏着看不见的‘无’。只要我们善于观察汇聚,‘无’便能生‘有’。这就是《道德经》所阐述的‘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恍惚中有象,恍惚中有物’。这是平常人看不到的,掌握了‘道’的玄机的人就能看到,从而发挥其妙用。”

明月、清风二人听了仙师这番话,如同甘露灌顶,悟到了前所未有的妙理。从此,更加虔诚地跟随仙师修道炼丹。他们不仅为三清山开掘了千秋不竭的丹井清泉,更希望以此来引发人们心底深处智慧的灵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