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咨询热线 0793-2189189 2407066

首页> 新闻中心 > 旅游动态

仰望的三清!

2018.05.31来源:本站阅读:1281

作者:程杨松

当一座山


习惯了被目光仰望,

他注定是座于己骄傲、让人艳羡的山,

譬如三清山!

我常常深度扪问,对于一座最高峰不过1800余米、总辖区约莫230平方公里的山,为何总是不厌倦的、一次次的由衷抵近并肃心仰望?

——是否,是对他色彩仰望所赐予的感官愉悦?


我想起二十年前的一个初夏雨夜,七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手擎电筒,猿腰伏背,沿北山湿滑野径拾级而上,在一次又一次的仰望与驻歇交替中,历经五个多小时的风雨登顶,来不及去喝口热茶,便被雨后晨曦的微光吸引去守看日出——那一路浓墨般厚重的黑暗(黑色),和手电点燃的微光(白色),以及日出喷薄的绚烂(红色),是三清赐予我的最美青春色彩——那晚的七个人中,有个我心仪的朴素女孩,后来她成了我携手一生的妻子。


更多的时候,我在仰望他红绿相间的色彩比对中,收获本能的感官愉悦。譬如在五月,去看那满山的欲滴青翠,和青翠中掩映的映山红。这样一幅宏阔山水信手拈来却宛若天成的美学穿插和色彩点染,让更多艳羡的目光与走心的惊叹交织成一缕真切的背景音乐,也让更多的脚步和身影趋之若鹜,哪怕是只作其间的一滴肤浅飞墨或一枚简单符号!

———是否,是对他风骨仰望所赐予的精神滋养?


这座风骨之山,风是仙风、骨是道骨,仙是真仙、道是大道——这风骨,是源自那些自海底而生、历亿年之久、矗千刃之高的一座座花岗岩峰(更像一排排刚硬的肋骨)?还是源自那些根植岩隙、虬枝翠叶、风雨无惧的岩松(更像是一颗颗倔强的补丁)?亦或源自一条条穿山绕崖、卧波白云、直向高天的栈道(更像是风声雨声与足音合奏的高亢琴弦)?……

一定是这样的!然后在星辰的守恒与香火的延续中,让这份可供仰望的风骨给了芸芸众生更多慈悲的精神滋养。

然后白云来了又去了,留下自由的天空;

然后飞鸟来了又去了,留下诗意的森林;

然后葛洪也来了又去了,朱允炆也来了又去了,留下了三清宫与三清道;

然后你我也来了又去了,留下了几帧剪影、几滴汗水、几声惊叹、几许遗憾……

——是否,是对他高度仰望所赐予的内心感佩?


我不知道,海拔1848米的玉京峰是否知道,千百年来他“江南无双福地、世上第一仙峰”之美誉所占据的垂垂高度?又是否知道他这些年来荣膺“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之世界级殊荣所占据的巍巍高度?


他或许是不知道的。但我们仰望的三清高度,又何曾停止过他随岁月累积、经汗水滋养的、无止无休的与日增长?

然后我们可以感受,他的轿夫服务,代表国家创建行业实施标准;然后我们可以发现,他的景区党建,代表全国景区创建相关实施标准……这是我们对三清高度的时新仰望,亦是三清对更高之高度的谦逊仰望。

把仙风道韵的绝美三清装进内心深处其实只需最简单一步:仰望一次自然就刻骨铭心、抵身一回定然就魂牵梦绕——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